当前位置

文化永州 | 蒋建辉:心花逐放语也痴

3443(1)副本.jpg

4月16日,接到阳明山友人的电话,邀我到阳明山赏花,说今年万和湖的鹿角杜鹃开得特别艳,很值得一观。

对于阳明山和山上的杜鹃,我自认为再熟悉不过。虽不敢妄言亲抚过山上每一树杜鹃,但有花的山头大抵是去过的。因为工作和爱好的缘故,每年都要写些与之相关小文。一些和杜鹃同样美好的文字,也烂熟于心,如数家珍:“阳明山杜鹃连片10万亩,被誉为天下第一杜鹃红,其品种多达28种,其中还有一种是在阳明山首先发现的,被命名为阳明山杜鹃”“红杜鹃,紫杜鹃,博得自由开满天,庸花俗草生山下,奇红绝秀在高岩” “万壑树参天,千山响杜鹃”等等。窥一斑而知全豹,你看,我所言非虚吧。

微信图片_20190426204632.jpg

万和湖我去过不止百次。印象中,那里的鹿角杜鹃似乎是零星不起眼的,何来“今年花胜去年红”呢?虽有疑问,但终抵不住杜鹃花的诱惑,吃过中饭,邀上几个朋友就出发了。

今年雨水特别多。自去冬开始,大半年光景,雨一直在下,总共也没晴过几天。不禁让人暗想,再这样下去,说不定也会闹出蜀犬吠日的笑话。无休无止的雨带来莫名的厌倦,人们便借着网上各种调侃雨水的段子打发无聊的时光。或许是上天眷顾,今天恰好久雨放晴,正是适合踏青的好天气。带着小小的憧憬,我们很快到了阳明山。从阳微公路“阿弥陀佛”路口刚右转,乱花便欲迷人眼,一团团、一簇簇的浅红粉紫扑面而来——正是友人所说的鹿角杜鹃花。同行的一位女士,“哇……”的一声惊叫。女人对花向来没有免疫力,倒不奇怪。车上一位老兄,素来稳重、矜持,见到此番景象也跟着“哇……”了一大声,停了车,掏出手机一顿狂拍,还第一次发了抖音。我与这位老兄多年知己,见他此种表情还是头回。

微信图片_20190426214629.jpg

万和湖所在地原本叫歇马庵,地名与一位明朝公主有关。据说公主因抗拒父皇安排的婚姻,骑马逃婚到此,不知何故,大白马再也不愿离开此地。公主见此处地势平坦,四周青山如黛,状如莲花,一眼清泉汩汩而出流向黄溪(是柳宗元名篇《游黄溪记》所记黄溪的源头),风景优美,便决定在此削发为尼,筑庵修行,并将庵名命名为歇马庵。此地故而得名。本世纪初,县里为丰富阳明山景观,在此筑坝蓄水,形成一个宽200余亩的高山平湖。筑坝之时,正值国家提倡建设和谐社会,阳明山也正在打造“天下和山”的品牌,县领导中有智者便提议将此湖命名为“万和湖”,得到大家高度认可,遂有此名。

流水空山有落霞。万和湖处于低处,鹿角杜鹃大多长在山脚或山腰,置身其中,仿佛站在了花海中心。放眼望去,煦暖的阳光笼着金辉,穿过或密或疏的花枝,如云若锦又似雾,恍惚置身仙境。甫一下车,众人便惊呼着奔花而去。我脑子里突然冒出周敦颐《爱莲说》里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的句子。周子虽然是说莲花,但距离产生美,赏花的最高境界也都应如此吧。于是,便一个人沿着环湖游道独自去寻找属于自己内心的那份美丽。山上的花似燃非燃,相互攀比地开着,很是热闹,我穿行花间,不亲近,也不疏离。花香扑鼻,像有心又像无意。在这若有若无中,春色三分,一分湖水,一分浅红,还有一分便都归这花香了。湖面如镜,天光云影与花容徘徊其中,交织着,渗透着,微风过时,氤氲成一幅浓淡恰好的水墨。我踯躅着,心中似有一朵杜鹃吐蕊欲出,一起来渲染这万般美好的春色。

万和湖不大,我们却逗留了大半天,出山时已是薄暮时分。回程路上,我一直在回味着湖边那些美好的遇见。“人间四月花渐稀,阳明杜鹃抱新枝;岂止山头红正好,心花逐放语也痴。”——如有什么要留下,便该是这首诗吧。

相关链接

    频道精选

  • 县市区
  • 冷水滩
  • 零陵
  • 祁阳
  • 双牌
  • 东安
  • 道县
  • 江永
  • 江华
  • 宁远
  • 新田
  • 蓝山
  • 金洞
  • 回龙圩
  • 经开区
  • 政务
  • 社会
  • 文旅
  • 公示公告
  • 问政永州
  • 图片
  • 要闻
  • 财富
  • 消费
  • 健康
  • 综合
  • 科教
  • 专题
  • 本网动态
  • 理论视窗
  • 经济
  • 视频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