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文化永州丨潇湘愚女:邻居哑妹

邻居哑妹小时候并不哑,在一次生病发烧打针回来就哑了。哑妹小我两三岁,是我儿时的跟屁虫。

每天放学回来,哑妹就屁颠屁颠跑到我家大门口眼巴巴看着我,看我熬潲,看我喂鸡,看我煮饭,看我写作业……她娘扯起嗓子喊:“死哑子吔——你死到哪里克了——!”哑妹扬起嘴角笑一下,转身就往家里跑。

那时山中好静,白天小孩上学,大人进山挖土种姜、种红薯、种树……只有一早一晚才热闹。哑妹不上学,天天跟她娘站在田间地头。

7岁那年,哑妹家搬出了山,住到离镇完小和中学一公里的地方,那是去学校必经之路。

我上三年级时住在外婆家,外公在乡里手工联社上班,我可以看到哑妹。每天放学我经过哑妹家门口,哑妹张望着一群群叽叽喳喳的学生,“哑妹……”我一开口,她就咧嘴大笑。她会舀水给我喝,有时会塞个煨红薯给我吃,会指着我的书包呀呀呀地说不停,虽然我一句也听不懂。

有时,我会拿连环画给她看,给她讲里面的故事,她很认真听,听完呀呀呀又说一大堆只有她才能听懂的话。

后来,我上初中,转学到大舅上班的学校。再后来,我步入社会,辗转漂泊。

很久很久也没见哑妹了,但是我会想她:呀呀呀——她急了;呀呀呀——她在发表她的见解……偶尔,我打电话回家,会问母亲关于村上,关于哑妹。

母亲说,哑妹她爹做生意欠了银行钱,跑了很多年了,哑妹会说几句简单的话:吃饭,不在家,出去了,等等。

2006年,我回到市里,结婚,生小孩……哑妹,好像蛮久蛮久没在我脑海里了。直到2007年的端午节,那天下了好大雨,哑妹不见了,她娘拿着把破伞发疯了一样到处又哭又找“死哑子吔——你死哪里去了——?”。她娘撕心裂肺的哭声被雨声淹没。母亲陪着踉踉跄跄的她沿着潇水河岸来来回回找了好多遍,又去很多村庄寻了,也不见人。

哑妹失踪了。镇上传了好一阵子,又平息了,像少了一只小狗小猫一样不经意。

2009年的一天,我带着女儿回娘家。“哑妹生儿子了!”我前脚刚下门槛,母亲开心地和我说。

看着我一脸懵懂的样子,母亲给我讲哑妹曲折离奇的故事:在邻县的一个村庄,我们乡里有个青年去他姑姑家走亲戚,路过一家人的大门口,发现了哑妹。“那不是学校旁边的哑妹吗!”他的惊呼被哑妹男人听见。“你认得她?”哑妹男人说。“认得嘞,她家住在我们镇中不远,读书天天从她门口过路的。”青年人说。“太好了!你带我去她家,她生儿子了,我又不会带,找到她家就好了……”于是,男人收拾东西,带着哑妹跟着我们镇上的青年找了回来。

原来,端午节那天,她娘买肉去了,哑妹回家没见她娘,便往市场上走,不知怎么又上了车去了邻县,一来二去,到了男人的村里,村上七大姑八大姨问话她也不会说,只知道呀呀呀……男人从小死了娘,和他爹一块生活,平日里给人砌墙,出去打工又放不下老爹,不出去又挣不回老婆本,家里穷得紧,村上好事的开玩笑说:“不如,你领回去养着当媳妇儿,也算积德!”男人还真领回家养着,之前也经常在周边问谁家丢了女孩,时间长了,也就在一起了。

“娘,你把哑妹和孩子照顾好,我赚钱养你们!”男人憨厚地说。哑妹她娘看着失而复得的女儿,和男人手中抱着的孩子,先是哭,哭完就笑……

邻居们一群群都来看哑妹,哑妹咧嘴一笑。

我买了两罐奶粉去看哑妹和孩子,哑妹看见我说了两个字:“回——家”。

我转身过去,不想让她看到我的眼泪。

相关链接

    频道精选

  • 县市区
  • 冷水滩
  • 零陵
  • 祁阳
  • 双牌
  • 东安
  • 道县
  • 江永
  • 江华
  • 宁远
  • 新田
  • 蓝山
  • 金洞
  • 回龙圩
  • 经开区
  • 政务
  • 社会
  • 文旅
  • 公示公告
  • 问政永州
  • 图片
  • 要闻
  • 财富
  • 消费
  • 健康
  • 综合
  • 科教
  • 专题
  • 本网动态
  • 理论视窗
  • 经济
  • 视频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州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