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永州站频道 > 正文

告别夏天

2017-08-11 09:27:45 来源:永州日报 作者:伍中正 编辑:刘林霞

  一直以来,我跟村庄相识跟村庄结缘。那些潮湿的泥土和会飞的鸟群,是我喜欢的内容,那些生长的水稻和那些绽放的棉花,也是我喜欢的内容,就连那些有序轮转的季节,也成为我的喜欢。

  春、夏、秋、冬,季节之中,各有脾气各有性格。炎热、狂躁是夏天的性格。很多人感觉得到,我也感觉出来了。曾经连续不断的高温天气,曾经连续几天的大雨,将夏天的内容注释得清清楚楚。

  很多时候,我觉得,在夏天里走了很久住了很久,就像一只鸟不能飞多久一样,就像一朵花不能开多久一样,跟夏天告别的那天终究会来。

  我记得,我是在村道上告别夏天的。那天的村道上歇着炎热,两边是碗口粗的欧美杨。它们的存在是村庄的一道风景,其实,它们是原来欧美杨的后代。过去,两边的欧美杨有桶粗,无语地站在村庄。一周之内,那些桶粗的欧美杨在电锯的轰鸣中,一棵棵倒地,留下一些低低的树桩。再来的春天里,根根树桩上,小心地长出一棵棵新芽来,那些新芽借助阳光和雨水往上长。不出几年,又长成了现在的样子。我知道,它们的叶片在夏天的风中唰啦啦地发出声响。它们的叶片在夏天的阳光中闪闪发亮。也是在夏天,愿意隐藏在树枝上的肥大的蝉,真的像一些乡间传统的响器,自由地发声,自由地开始,自由地结束。一次次,流传开来的蝉声尖锐而短暂。我不知道,秋天的蝉鸣跟夏天的蝉鸣有什么不同。匆匆的行走,让我没有过多的留意,那些退远的欧美杨,那些退远的蝉声,我只能回望它们的模样聆听它们的声音。

  我是在菜园子里跟夏天告别的。我苦心经营了半年的菜园子是满园的菜,有辣椒、茄子、西红柿,还有我特别爱吃的青丝瓜。夏天里,辣椒树上是一些红的辣椒和次第开放的白色小花朵。前些天,我还从每一株辣椒树上一一摘下红红的辣椒,放在平坦的禾场上晾晒。茄子树上的花,藏在宽大的叶片下。农谚说,伢儿不说假话,茄子不开空花。每一朵花都是一个茄子,每一朵花都能产生果实。两、三株西红柿是菜园中的点缀。它们腰间的果实,我舍不得摘下也舍不得吃,一半青着,有一半已经红了。特别是那根长势很好的丝瓜藤,缓慢地沿着我栽下的木桩和设置的绳索,一路花开,爬到自家的屋檐上了。整个菜园子里一片生机的样子,让我格外的幸福和满足,就连隔壁上了年岁的银平叔也非常看好我的菜园,看好那些菜。只是没有想到,银平叔在菜园边对我说的一句话,提醒了我跟夏天告别的具体时间。他说,立秋了。

  我知道,从立秋那天起,我就要用秋天的眼光来看待门前的菜园,我就要用秋天的眼光来看待村道上的欧美杨和深藏在树上的蝉了。

  我跟夏天告别。

  我觉得夏天是有背影的。我曾追逐着它的背影,没想到夏天的背影风一样消失了。

  我觉得夏天是有尾巴的。我试图想抓住它的尾巴,没想到,它很滑很滑地溜掉了。

  现在,我坐在很轻很轻的秋风里,面对村庄的一切,没有眼泪,没有忧伤,只能平静地与夏天告别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